中 文 | English | 企業郵箱 
 

 

   
“禮贊中華 電建力量”專題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云天追夢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記機具租賃站操作班長余家濤
    

發布日期:2019-09-25

供稿部門: 機具租賃站

供稿人: 趙鵬

 

       藍天白云,在很多人眼里是耀眼的風景;而在家濤看來,那只是工作環境而已。

 

       兒子小時候問他,你在哪里干活?他回答,天上。是開飛機嗎?不,開塔吊。

 

       長年累月釘在高空的操作室里,晴天陽光為伴,雨天云霧繚繞。俯瞰著工程在自己手上一天天長高變壯,家濤心里充滿自豪。

 

       家濤全名余家濤,是建筑公司機具租賃站的一名操作班長。2005年,余家濤懷揣干出一番成就的夢想,離開家鄉投身電建,此后,參加了安徽淮南田集電廠、浙江長興電廠等近十個工程建設。憨厚樸實的他,一方面在現場跟著技術人員學習機械調試和修理,一方面利用休息時間對拆換下來的零件苦苦琢磨,搞清楚它們的原理、作用,研究是否能讓它們起死回生“重新上崗”,幾乎把所有的業余時間都用在了鉆研業務上。他說,一個人可以沒有文憑,但絕對不能沒有知識。正是由于這種愛學習、不服輸的勁頭,讓他逐漸熟練掌握了大型塔吊等機械的電氣、機械修理技術,成為了租賃站的“塔吊大拿”。只要有他在的施工現場,塔吊機械的各種疑難雜癥,統統手到病除,過硬的操作技能和敬業精神,使他解決各類機械故障和難題不勝枚舉。十幾年中,奪得過上海電建起重比武第2名;榮獲過建筑公司“先進員工”稱號、業主頒發的“安全、質量獎”,更是公司派遣制員工中首位“生產技術能手”,其所在班組多次評為“先進班組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淮北平山電廠一期工程的冷卻塔是公司首個“煙塔合一”施工項目,由于場地限制,坐在170多米高的塔吊操作室,常常會看不見吊鉤落點,只能通過對講機與地面起重工溝通來了解吊點情況。憑借長期積累的工作經驗,余家濤硬是采用“盲吊”的方法,平穩控制塔吊回轉的慣性,按地面起重工對講機里發出的指令,正確判斷吊裝物的方位,移位、掛鉤、起吊,然后將物件一一精準送到位置,一氣呵成,無一失誤。時間久了,現場作業人員紛紛向他翹起大拇指,稱贊道:“塔吊在他手里就是個‘大玩具’,操作起來總是那么得心應手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長興電廠工地的高空,余家濤正在猛敲錘子拆卸塔吊,腰部一用力,扭傷了。可現場作業人手有限,少一個人就少一分力量,于是,他強忍著傷痛,來到地面負責安全監護,大家實在不忍心,勸他回屋休息,他卻說:“關鍵時候我怎么能掉鏈子呢,就是遞個扳手拿把榔頭也可以出點力嘛。”就這樣,一直堅持到塔吊大臂安全卸到地面后,他才在同事的攙扶下離開工地去醫院看腰傷。但沒過兩天,他又回到了工地,站領導命令他回去休息,余家濤卻“抗命”不執行,他說:“現在工地人手不夠,我休息了,別的同事就要更辛苦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現在,余家濤又忙碌在平山電廠二期工地,那可是世界首臺135千瓦燃煤發電機組工程。他創新了“一周一加兩查”的工作流程,每周都要爬上高聳云天的塔吊大臂頂端加注潤滑油,在起重臂不足30厘米的過道上來回穿梭,檢查鋼絲繩、滑輪片的磨損程度,檢查各個限位工況和電氣線路。無論嚴冬夏日,從不敷衍了事。他說,這些地方長期暴露在外日曬雨淋,如果保養不到位,就會影響塔吊安全穩定的運行。正是余家濤日復一日地嚴格履行工作職責,確保了塔吊機械的穩穩運行,有力地促進了工程建設。

 

       作為一名操作班長,他經常和職工談心拉家常,了解他們的心理所想及工作、家中的困難。今年4月份,一向性格開朗的小何一反常態,終日悶悶不樂,余家濤察覺后,主動找其談心,原來是小何因為入職時間不長,在操作技能方面有短板,心里著急苦悶。得知緣由后,余家濤當即決定給他“開小灶”,將自己十多年來積累的工作經驗傾囊相授,經過一段時間的傳教,小何的操作技能有了長足進步,臉上的愁眉終于舒展開了。投身電建十多年來,余家濤桃李眾多,數得出的徒弟就多達15名,其中11名是塔吊司機,有的還是站里首屈一指的“崗位能手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歷任租賃站主任都有個一致結論:“只要余家濤在工地上,我們就放心。”同事們更是戲稱:“家濤在,陣地就在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余家濤只是我們身邊普通的職工,沒有振聾發聵的豪言,也沒有驚天動地的壯舉。但他立足崗位,追夢云天,在每一次起吊、每一次檢修中,揮灑著自己對工作的敬業和熱情,詮釋了平凡崗位的責任與擔當,演繹出了電建人的精彩。

       暢想未來,余家濤還在云天追夢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 
 
福彩快三稳赚不赔方法